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媚宠: 第十九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gzsxjyy120.com快看文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媚宠》    第十九章

    “……”

    齐春锦屏了屏呼吸,发愁要不要再说些什么,周围静得让她有些慌。

    一旁的婆子在惊骇中回过神,连忙将老夫人扶起来了。老夫人的喉头仿佛堵住了:“皇……帝?什么皇帝?”

    岳王和岳王妃也有些愣。

    怎么还同小皇帝扯上关系了?

    族长更是神色惶惶,于齐家来说,皇帝实在是再遥远不过的存在了。

    王氏道:“那日我与锦儿在王府门外,见到了那位小公子,那时并不知他身份……只因锦儿心善,随手相助,我又为他指了去药铺的路。那小公子才心怀感念,赠玉给锦儿。玉乃君子象征,高洁无暇,却不想成了旁人口中栽赃的信物。”

    王氏说罢,重重叹了口气。

    林氏一时面红耳赤,想分辨却又无从分辨。

    齐语芙此时厉喝一声:“不可能!皇帝怎么会出宫呢?皇帝为何会在那里?还有,还有那日你们从围场归来,我明明也看见了那人!皇帝又怎么会去围场呢?”

    齐春锦有些不解地反问道:“皇帝难道就不用吃饭喝水出门了吗?”

    齐语芙噎了下,骂道:“你懂什么?”

    齐春锦才懒得同她说话,扭过头道:“信不信由你们……”

    老夫人颤巍巍地站起了身:“玉呢?那玉呢?”

    老夫人虽然不喜齐春锦,可她知晓,岳王当前,齐春锦得有多大的熊心豹子胆,才敢撒下这样的弥天大谎?

    齐春锦素来胆小,借她胆子,她也不敢的。

    王氏这才掏出那块玉,淡淡道:“说来这玉,我拿到后便觉得奇怪。放在掌心,竟然是微温的……如今才知,应当不是什么凡品吧。”

    老夫人紧紧盯住了那块玉,急切地伸手想要去拿。

    王氏却蜷起手指,盖住了那块玉。

    老夫人瞪大了眼。

    那块玉,本该是偷情的罪证,如今却成了齐家翻身、飞黄腾达的信物……

    “你这是作什么!”老夫人道。

    王氏道:“锦儿,你且先回院子,收拾东西。”

    齐春锦点了下头,又瞧了瞧岳王夫妇,她犹豫一下,还是道:“你们莫要欺负我爹娘……”

    “这是自然!本王黑白分明!”岳王连声道。

    林氏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齐春锦这小蹄子,装得好一副无辜模样,言语间却是在提醒岳王盯准了大房找麻烦!

    林氏牢牢盯着门口。

    齐春锦却已经福了福身,一提裙摆,走远了。

    岳王与岳王妃这才收回了目光。

    心道,不仅是个生得漂亮胆子小的姑娘,还是个懂得维护父母的。哪像齐家大房那几个……

    岳王与岳王妃同是为人父母,又在世子身上付出良多,此时自然难免有所感慨。

    待回过头。

    只见王氏命丫鬟取来管家的钥匙、账本、对牌等物,一应全部还给了老夫人。

    老夫人眼前一花。

    这是真要从齐家分出去!

    那……那块玉呢?

    老夫人紧紧盯着王氏攥住的手指,她越瞧啊,那手指就攥得越紧,连一点缝儿都不透出来。

    从齐正死后,齐家便陷入了窘迫的境地。

    齐诚也不过勉强撑着,败落已成定局。

    可如今那际遇就在眼前啊!就在那眼前啊!可怎么就……怎么就分出去了呢?

    一想到那东西被王氏牢牢捏在掌心,不属于自己,不属于齐家,老夫人胸口一梗,轰然倒了下去……

    “老太太!”

    “老太太……”

    齐诚叹了口气,又怕她是装的,又不愿她是真的晕了。

    不等齐诚上前,岳王道:“你上去作什么?你是大夫吗?来人!拿本王的腰牌,去请个太医来。本王恩怨分明,可不能让齐家再办一次丧事。”

    齐诚这才驻足了。

    王氏也狠狠松了口气。

    林氏倒是伤心地哭倒在了老夫人跟前,既是做戏,却也又是真心。她怕老太太死了,孤儿寡母,那就当真撑不下去了。她那些个温柔小意的手段,在齐诚面前又丝毫不起作用……

    还有岳王、皇帝……这些从前林氏根本挨也挨不上的人物,光是想一想,都叫她觉得心头惶恐……

    林氏哭得越发伤心了。

    齐语柳也陪在一旁默默抹泪。

    岳王妃见状,心下顿生不耐,低声道:“早些时候作什么去了?如今倒是晓得哭了。”

    不多时,太医来了。

    王氏等人也就准备离去。

    林氏留了丫鬟在里间伺候,当着齐诚的面,叫住了王氏:“弟妹,刘妈妈总说,语柳、语芙的亲事,是你动的手脚。”林氏落了两滴泪,道:“只要弟妹同我说并非如此,我便信弟妹的。”

    王氏瞧了一眼齐诚,淡淡道:“周家宴上,语芙说锦儿有东西掉了。我如今已经替锦儿寻回来了。”

    “诚哥,我们走罢。”

    齐诚应声,与王氏一并走远。

    林氏愣愣立在那里。

    这是何意?

    林氏乍然想起,那日从周家回来的马车里,王氏那个沉沉的眼神。

    ……王氏这是承认了?!

    林氏当即转身奔进门去,她想说,不错,我们没有冤枉王氏,她的确对语柳语芙的亲事动了手脚……

    可林氏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谁还会信呢?

    经由这么一出,招惹了岳王,谁还会信呢?

    齐春锦方才回到院子里,便有下人来报,说是云安郡主上门了。

    “不是方才见过么?”

    “奴婢也不知。”

    齐春锦提了提裙摆,跨过了门槛,朝着门口奔去。

    云安郡主的马车果真已停在了那里。

    她熟门熟路地掀起车帘,爬进车内。

    云安郡主便递了一封信给她。

    “咦?”

    “我也不知怎么一回事,皇上说是要给你的。”云安郡主叹了口气。皇上不是已经有了许多东西了吗?怎么还要同她抢齐三姑娘呢?

    齐春锦接过来,小心翼翼拆开。

    她虽有些不学无术,但一眼也看得出来——“字写得真好。”

    云安郡主心道。

    我那字写得也不错……

    云安郡主同时伸长了脖子去瞧。

    “这……”不大像是皇上的字。

    云安郡主连忙道:“皇上真是懒,连写信都要旁人代笔。”

    齐春锦抿了抿唇,有些心虚。

    她也懒。

    从前爹爹教她练大字的时候,她就觉得胳膊累,恨不得有人来代自己来写才好。

    齐春锦集中心力,慢吞吞地往下看信上的内容。

    大意便是府中事不必烦忧,自有人来解决,寥寥数语,但却妥帖得很。

    齐春锦合上信纸,道:“皇上怎么知道有人会来解决?”

    云安郡主摇摇头:“不知。”

    齐春锦将这事记在心头,将他们不久便要搬家的事与云安郡主说了。

    “可寻着下一处住址了?”

    “还未去寻呢。”

    嬷嬷忍不住插声道:“此时如何寻得着房子?京城的房子本就价格昂贵……又正当旺季。”

    “可齐家大房那样可恶,锦儿又不能去住齐家的房子,岂不是叫齐家人看笑话?”

    齐春锦倒是不怕的,她笑了笑:“大不了便回定州,定州也是很好的,只不过是冬日里要寒冷一些,夏日里要炎热一些。平时穷一些。京城里许多玩意儿都买不到……”

    云安郡主越听越觉得震撼。

    这哪里叫“只不过”呢?

    因着要回去收拾东西的缘故,齐春锦将信揣好,便匆匆回院子里去了。

    云安郡主的马车便也往回走,等走到半路,前方却是来了一辆马车,将她堵了个正着。

    云安郡主掀起车帘一瞧,便见对面的车帘也掀了起来,齐王叔正襟危坐,掀了掀眼皮,淡淡问:“信送了吗?”

    云安郡主结巴地答:“送、送了。”

    “她说了什么?”

    云安郡主大脑里乱成一团浆糊,紧张得想哭,只能依靠本能,将齐春锦说的话,都磕磕绊绊讲给宋珩听了。

    “她要回定州?”

    “是……是这样说的。”

    云安郡主想着也觉得伤心。

    若是齐三姑娘走了,便又要剩她一个人了。多可怜啊,见了齐王叔,都没人和她一块儿打哆嗦了。

    云安郡主道:“皇宫那样大,可惜也不能分锦儿一处住所……”

    宋珩额上青筋跳了跳:……

    若是分了一处住所给她,那还了得?

    宋珩还是正襟危坐、霁月君子的模样,他沉声道:“齐王府倒也不小。”

    说罢,落下车帘。

    那马车挤开了云安郡主的马车,还撞了她的马一下。

    云安郡主:?

    宋珩一路回想齐春锦说的那些话,又觉得好气又觉得好笑。

    难道当真只有他一人做梦?

    她丝毫不知他是谁?

    于是便连半点牵挂也无,说要回定州就回定州去了?

    那定州冬日里寒冷,夏日里炎热,路途多坎坷,点心铺子也没几个比得上京城的……更别提女儿家爱的首饰衣裳胭脂水粉了。

    于她来说,都是“只不过”……

    这样她也忍得。

    宋珩忍不住轻叹一声,心底顿生怜惜。

    她真是这世上最容易讨好的人了。

    “回府。”

    宋珩有意在梦中再见她一面。

    前两回她胆子大些了,这回他若再开口同她说话,想必她不会再轻易被吓住了。

    宋珩又是早早歇下。

    等第二日,小太监前来唤他上朝……

    宋珩缓缓坐起,按了按额角。

    小太监见他面色冰寒,竟是从未有过的模样,顿时噤了声,再不敢言。

    ……竟是一夜无梦。

    宋珩也是此时方才发觉,他已有好几日都不曾再梦见她了。

    从前也有过这样的时候,多是他忙于朝中事务,累得倒头睡下,便不会再做梦。

    但这几日,朝中事务并不繁忙。

    再一想到她要回定州……

    宋珩骤然起身,那小太监松了口气,大胆抬起头,却是从摄政王的眼底瞥见了一丝戾气。

快看文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恐怖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读书不觉已春深,一寸光阴一寸金。专心读书,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暮春时节,一寸光阴就像一寸黄金珍贵。
快看文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