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穿书后养了失明男主当外室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穿书后养了失明男主当外室: 第 24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gzsxjyy120.com快看文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穿书后养了失明男主当外室》    她们来的不太凑巧,茶楼里的说书先生刚讲完一场,下去歇了。郑姒要了些点心瓜果,也不着急,边吃边等。

    星河苑今天不回去也罢。

    郑姒这样想着,手指却忍不住抚上了腕上的珊瑚手串,一颗颗的拨过去,找到那颗细腻莹润的鸽血石,用指尖轻轻磨蹭。

    想到深院中那人将这颗玉珠悄悄塞进自己手心的小动作,她心尖忍不住有些发痒。

    她深吸一口气,正了正神色,克制了一下自己的念头,暗道不行。

    她还没站稳脚跟之前,不能耽于美色,不然稍微出了什么差池,她就会立刻名声扫地,走上原主的老路。

    郑姒仔细考虑了,她不怕名声扫地,不过她不想像原主一样身败名裂,凄苦一生,而想像在世人非议中活的张扬的乐陶公主一样,我行我素,但无后顾之忧。

    乐陶公主能活成这幅样子,当今圣上对她的纵容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她也确实有能力有手腕,并且在经商一道上很有天赋,从来都是靠自己丰衣足食,不曾仰人鼻息。

    所以郑姒决定,先费点心思把自己的铺子搞好了,再谈其他。

    如今心思太浮动,还是晚两日再去星河苑吧。

    刚想到这里,郑三娘就开口说到了这,“姒娘,你这几日安安稳稳的在郑家住着吧。”

    “最近翡州城出了好几桩命案。”

    郑姒两耳不闻窗外事,对此倒是一无所知,“怎么了?”

    “前日一个客商被人开膛皮肚死在了路旁,昨日宿柳巷中一个管事被人割开喉,拔了舌,斩断手脚死在了床上,血把床铺都染成了暗红。”郑三娘紧张兮兮的道。

    郑姒听她说的心中有些发凉,忍不住说点什么宽慰自己宽慰她,“听说黑风寨的大当家也在几日前被人割了头颅。”

    “这几日命案频发,说不定是一人所为,他既斩了匪首,说不准只杀恶人,应该不会对我们出手吧……”

    这话顺着郑姒身后的山水屏风,飘入了邻间一个面白无须、脸颊削瘦的阴柔男子耳中,他穿黑色大袖着暗红里衣,听到她这么说,阴恻恻的勾了一下唇。

    这可说不准,他如今可不正是在找一位年纪这般大的女郎吗?

    弄凤楼那浑身腥臭的管事说,殿下被从京中来的贵女带走了。

    他给乐陶长公主去了一封信,探问殿下是否在她那处,如今还没有回音。

    若是她暗中将殿下护起来了,那自然最好。若不是……

    他眸中渗出阴沉的冷意。

    若不是,不知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女郎,竟然染指殿下。

    他得好好想一想她的死法。

    ……

    山水屏风另一端,郑姒抚了抚自己的胳膊,“我怎么觉得有点冷。”

    郑三娘看了眼窗外的大太阳,“没有吧,今天天气很好。”

    她又探身往外瞧了瞧,道:“西边的天倒是很阴沉,豫州如今真是不太平,闹疫病也就罢了,就连天公也不作美。”

    郑姒咬了一颗红彤彤的樱桃,含糊道:“兴许入了夏就好了。”

    “哪能说好就好呢?”郑三娘忧心忡忡,“祖母说月末之前要带我们去筠州避疫消暑,你也会和我们一起去吧?”

    郑姒没应,纤浓的睫毛轻垂,忽然轻声道:“豫州不是还有一位裕王吗?”

    郑三娘不知她为何突然提起他,迟疑的点了点头,皱眉道:“可被派来守皇陵的皇子皆是不受宠的,听说这位裕王生母地位卑贱、早早离世,他由膝下无子的贵妃抚养长大,那贵妃跋扈阴沉,他处境并不好。”

    郑姒抬了抬眸,做出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于是郑三娘继续道:“贵妃把他接入宫中不到两年,就得了一子,他便对她再也没用了,在身边反而碍眼,于是境况变得更加糟糕。”

    “想必他是在宫中生存不下去了,所以在太后薨时,才自请前来守皇陵。”郑三娘打开了话匣子,“那时他好像还不到十三岁。”

    说到这里,她叹了一口气,“原本皇子公主守皇陵两三年也就够了,可今上不知是忘了这个儿子还是怎么,一直没有派人来接,如今他被困在豫州城中,又赶上了瘟疫,也不知自己能不能保住性命,哪有人会指望他呢……”

    郑姒听了这些,也叹了一口气,暗道是真的好惨,简直是美强惨本惨。

    不过她知道,那裕王并不是善茬,他不声不响的蛰伏了许久,出世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平定了豫州的这场祸疫。

    此举不仅让他声名远扬,深得民心,也让为此事焦头烂额的皇帝龙颜大悦,忧虑顿消。

    瘟疫平息之后,他让战功赫赫的贺将军亲自走了一趟豫州,大张旗鼓的将裕王接回了京城,他离开时默默无闻,回京时却风光无两,彻底翻了身。

    之后又两年的筹谋算计、暗潮涌动,他顺利的脱颖而出,成为一国储君,再一年,皇帝薨,他坐上皇位。

    这些让他在这个买股文里成为女主身边实力最强劲的一支股,一路高歌猛进,最终将那些公子将军都比了下去,得了美人。

    而这一切,都是从他平疫之后横空出世开始的,所以郑姒将这个事件记得特别清楚,而且当时心中满是愤愤不平。

    因为……她买错了。

    她跳过裕王和女主的对手戏,看到最后,发现她的磕的cp悲剧了。

    心中梗的不行,还要爬起来去上班,结果刚坐起身,就眼前一黑死翘翘了。

    郑姒抚了抚心口,直到现在还是有些意难平。

    裕王确实很好,书中描绘他眼睛深邃漆黑,性子诡谲不定,城府深不可测,生了一副极美的相貌,还能轻易看穿人心。

    这本是郑姒喜欢的那款男主。

    可她磕不下去。因为她觉得他对女主根本没有爱意,女主也并不爱他。他们两个皆是面善心黑的人物,起初有交集是相互利用,到最后也没有擦出什么火花。

    结局的时候,与其说女主选择了他,不如说女主选择了权力,放弃了爱情。

    最后,女主曾轻轻放在心尖上的那位端方君子敬她,却再也不敢爱她。

    ……这一刀让买了这支股的郑姒在被窝里抱头痛哭。

    如今这种感受浮上心头,依然强烈深刻,可那些往事隔了一世,却已如过眼云烟。

    对于如今的郑姒来说,谁选择谁、放弃谁,都没那么重要了,她曾不喜裕王借着平疫横空出世,如今却盼望着夏天快些到来。

    豫州需要这样一位救世主,临近的翡州亦需要,她生意惨淡的铺子更需要。

    所以,郑姒最后轻声说了一句,“他的苦难都会过去,他会改变这一切。”

    郑三娘怔怔的看着她,总觉得她在说这话的时候,眉目间有超脱的神性,仿佛游离于人世之外,垂眸俯瞰人间。

    她想起曾听过的她身上有仙位的传闻,不由得信了几分。

    两人各自沉思,皆没有留意到周围的人声渐渐消了,郑姒回忆渐深的时候,耳边忽然炸开一声巨响,惊得她把玩珊瑚手串的手剧烈一抖,一下子将它勾断了。

    红艳艳的珠子噼里啪啦的滚落一地,郑姒呆了一瞬,认命的叹了一口气,俯下身去寻那颗漂亮的鸽血石。

    她在地上找了一遍,没有找到,心头忍不住有些焦急。

    瞧了眼背后的屏风下的缝隙,她思忖了一会儿,走出隔间脚步一转停在了隔壁帘前,叩了叩一旁的纹格,讲明了自己的来意。

    帘内寂静如死。

    郑姒心中惴惴,心想难不成此处没有客人?

    可方才,她怎么觉得背后这雅间有动静呢?

    她一颗心七上八下,不过那鸽血石毕竟不是普通的珠子,踯躅了一会儿,她暗道定是自己多心了,硬着头皮撩开了帘子。

    下一刻,她看到一个红衣白脸的人,全身的寒毛登时一炸。

    他削瘦苍白的手指捏着那枚鸽血石,眸色深深,察觉到动静,阴寒深黑的眸子一抬,直勾勾的盯住了她。

    郑姒忍不住后退一步,怯生生的指了指那枚鸽血石,声如蚊蚋,“那是……我的。”

    那人红唇轻扯,露出一口森冷白牙,笑容满面的说:

    “原来是你啊。”

快看文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恐怖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读书不觉已春深,一寸光阴一寸金。专心读书,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暮春时节,一寸光阴就像一寸黄金珍贵。
快看文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