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容辞(重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容辞(重生): 第141章 番外十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gzsxjyy120.com快看文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容辞(重生)》    大梁的朝堂这些年其实发生了很多事。

    先是昌平帝喜好女色且荤素不忌, 不只多次在民间采纳美貌民女,后宫中的宫娥女官,只要他感兴趣都能一朝得幸, 飞上枝头被封为嫔御,自从孝成皇后去世就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本来很是宽阔的大明宫没费什么劲就被填的满满当当。

    虽然皇嗣好怀不好生,好生不好养,但是基数大了, 成年的皇子公主依旧有不少。孩子多就多吧, 除了多费点钱,国库也养的起, 可是他们凤子龙孙,一个个不敢于人下, 一众妃嫔先是劲往一处使, 日以继夜的吹着枕头风,让本就对次子很有心结的昌平帝下定了决心, 竟然将不仅无过, 反而颇有贤明才能的皇太子废黜。

    共同的敌人倒了,夺嫡之争腥风血雨, 是皇帝想要控制都控制不了的,然后在五年之后, 眼见着各个皇子人脑子打成了狗脑子, 到最后兜兜转转居然还是被贬为燕王的前皇太子技高一筹, 以雷霆之势把皇位收入囊中

    这件事不过才过了两三个月,朝臣们始终连提也不敢提,毕竟敢提的人已经跟随着几个皇子埋在土里了。

    随着宣政殿前数月都不曾洗刷干净的血迹,新任的皇帝谢怀章坐稳了本该就属于他的皇位,朝堂上一切朝政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秩序,缓过劲来的诸位官员们终于发现这位青年天子后宫空无一人。

    先太子妃被暂时软禁,眼看是要坏事,原本东宫的诸位侧室也窝在旧居动弹不得,诺大的大明宫后廷,竟连一个有名有份的女子都没有,更重要的是,陛下他——居然仍旧没有子嗣。

    没有皇后,连妃子都没有一个,这、这像话吗?

    要求皇帝尽快选女入宫以绵延子嗣的奏疏像是冬月里的雪花一样涌入了紫宸殿,皇帝一开始 置之不理,表现的很不耐烦,可是没过多久,他竟然开始批阅这些原本留中不发的奏折,示意会考虑此事。

    前后的变化这么大,满朝文武一时都摸不着头绪,唯二有所猜测的两个人一个不敢声张,生怕是自家自作多情,另一个却是是晴天霹雳。

    *

    顾悦皱着眉头道:“母亲何必这样忧愁,左右现在一切都只是猜测,不如趁着这空荡先下手为强,到时候管他是天王老子,也没有抢夺臣妻的道理吧。”

    王氏不耐烦的摆摆手:”你什么也不懂就不要添乱了,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别说只是抢先订了亲,就是孩子都生了好几个,若是人家铁了心想要一样没用,再说你哥哥的前程要紧,怎么能因这种事让陛下生厌。”

    最重要的是,靖远伯府的老太君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现在她手中奇货可居,那女孩儿有一分机会能入宫为妃,她也一定会去赌这一赌,现在别说许四姑娘跟自己儿子连话也没说过一句,就算他们真的情投意合,郭氏也一定会棒打鸳鸯。

    毕竟家里有可能出位皇长子甚至太子之母,谁有稀罕什么侯府二奶奶的位子。

    距离那日万安山之行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这段时间足够一对男女生情了,靖远伯府频频动作,一个庶房之女,郭氏现在竟然拿她当个宝贝蛋一般,连她亲孙女的婚事都顾不上提了。

    “那就那个许容菀好了,我瞧着她笨得很,说不定三言两语就能拿捏住,就算到时候要闹,嫁都嫁过来了,她还能怎么样?”

    王氏头疼的要裂开——能怎么样,和离又不是多么少见的事,自家不占理,结亲不成反结愁,这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吗?

    况且……若陛下果真对那丫头有意,到时候许容菀就又添了个宠妃之姐的名头,更加说不得打不得,自己家这种情况还真是不能招惹。

    王氏两个女孩哪个都不敢动,只能绞尽脑汁的找借口让婚事作废,真是骑虎难下。

    万般筹划,到头来一切成空,由不得王氏不怨恨不难受。

    就在这时,她派去时刻盯着靖远伯府的一个下人回府求见,说是有事要报。

    王氏心里咯噔一声,不好的预感一下子涌了上来——这个时候回来报信,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消息。

    来人气喘吁吁,跑的通红的面上却压不住惊讶激动的神色:“夫人,您猜怎么着?宫里派了一整副的仪仗使节,正使副使俱全,捧了圣旨浩浩荡荡的去了靖远侯府!”

    这阵势……

    王氏倒抽了一口凉气。

    *

    眼前是一处十分破败的宫殿,容辞眨了眨眼,迟疑道:”这是何处?”

    她本是奉召进宫的,可是替她引路的宫人带着她东拐西拐竟然到了这里,那引路的人反而跑的没影了。

    原本一直陪着她的敛青也是心有不安:“那人怕没按什么好心,姑娘,咱们快离开。”

    容辞虽然好奇,但还是点了点头,但刚要转头,院中便走出来两个三十来岁的嬷嬷,两人见有生人皆是面色一变,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敢随意在宫中走动?!”

    容辞被吓了一跳,敛青顶平了脸,不满道:“我们是靖远侯府上,奉陛下旨意入宫。”

    靖远侯府?

    原本这一家不怎么出名,但自前几天起,这一门在宫中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嬷嬷们浑身一颤,飞快的跪伏于地:“见过殿下。”

    容辞还是有些不习惯这样的称呼,随口让她们起来:“这是哪里?”

    一个嬷嬷顿了顿:“回殿下的话,这、这里是……清凉殿。”

    容辞知道清凉殿的别称就是冷宫,这里关得都是过往犯下大错,被剥夺名位削去品级的妃嫔。

    敛青忍不住皱起了眉——这地方太不吉利了。

    “谢怀章!伪君子,你这个贱人!!”

    一道带着怒意和不甘的叫骂声突然传来。

    “这是……?”容辞怔了一下,随即面露不悦:“这是什么人?”

    “哈哈哈哈哈——你这个杂种,怎么敢这样对我?!”

    在一声声的骂声中,嬷嬷们面面相觑,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肯回答。

    容辞抿了抿嘴:“我的话不管用?”

    嬷嬷一脸尴尬,迟疑了半晌终于低声道:“陛下已经下旨不许再提的——这是废妃郭氏……”

    容辞的眼睛蓦地睁大,忍不住向前走了一小步,唬的那嬷嬷赶紧道:“殿下千金贵体,可不敢沾这晦气。”

    “我若进去,她可能伤人?”

    “这……到不会,她的屋子四面封死,只有一小窗可以打开,如论如何也伤不了人的。”

    ……

    容辞到底还是进去了。

    出乎意料,她一踏进关押郭氏监牢的外室,里面的呵骂声便停了,等到容辞走进,一道幽幽沙哑的声音响起:“你来了。”

    容辞眨了眨眼:“你知道我是谁?”

    郭氏据说是个绝世美人,此时从她的声音中也能浮想一二,她呵呵的笑了:“取代我的人,我怎么会不知道?”

    谢怀章统共登基了没多久,等他想起来料理这个前妻才是近些日子的事,郭氏虽然受了些苦,但到底还没到被折磨到疯了的地步,再加上宫中还有些没来得及清理的人手,能多少收到些消息也不奇怪。

    郭氏方才歇斯底里的怒骂仿佛从没出现过,她的声音里甚至还有笑意:“小丫头,你靠近些。”

    容辞却没动:“你引我来必定是有目的,我已经来了,你若有话就说。”

    郭氏像是意外了一下:“你倒是也没有我想象中的蠢。”

    容辞虽然年纪小,也没经过什么事,但也不至于傻到连这也不知道。

    郭氏敛起了笑,她贴近铁窗,容辞仅能从那一点光线中看到她亮的惊人的眼睛:“你大约是要做皇后了吧。”

    容辞不做声,只听她继续道:“等你做了那人的妻子就知道是什么滋味了。”

    “滋味?”

    “呵,你瞧瞧我现在的样子,自然就知道那是个什么人了。”郭氏吐字清晰,但语调却很飘忽:“女人很容易自作多情,若是再有那么几分姿色就会更加自视甚高,他是个冷心冷肺的人,虚伪的很……”

    郭氏看上去很正常,但刚才的话颠三倒四,前言不搭后语。

    绕是如此,“冷心冷肺”、“伪君子”之类的也让容辞知道这是在说皇帝的坏话,她的脸颊鼓了鼓,有些生气道:“陛下很好!”

    “好?”郭氏讥讽道:“果然是自作多情,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人家眼里没有任何人,偏偏就要装作一副爱重妻子的模样来骗人……”

    “那你为何没有被骗?”

    郭氏愣了愣:“我?我自然能感觉到他那是虚情假意……”

    “可是我偏偏感觉到的是真心实意!”

    郭氏的眼神冷下来:“那是因为你蠢的像……”

    “我不蠢!”容辞神情很坚定:“你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是我有眼睛也有心,知道怎么判断旁人究竟是真情还是假意,郭娘娘,你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信。”

    在墙的那一端,郭氏的胸口剧烈的起伏,她觉得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捅了一刀似的,一下子回想起了从前的日子。

    那时郭氏虽然出身不算最高,但是身为两任皇后的侄女,皇长子和太子的表妹,又有一张艳冠群芳的脸,自然受尽了吹捧和喜爱,别的不说,与她年纪相仿的皇子就没有不动心思的。

    除了一个人。

    那人带着满身的清冷从她身边走过,漆黑的眼中倒映不出任何人的影子,除了一句例行公事的“郭姑娘好。”之外什么也没有留下。

    所有的人都喜欢她,就衬的那一分不在意分外刺眼。

    连生父都不喜的人,那样的傲慢,那样的……惹人生厌。

    郭氏忍不住揪紧了衣角,闭上眼喘息了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她从小小的窗口窥视到了那张秀气却稚嫩的脸庞,缓缓地说:“你说他好,可是……为什么连他的亲生父亲都厌恶他很不得他从未出生过?”

    郭氏的声音还是很有力,以至于外面的容辞以为她此刻气势如虹,可实际上她撑起身子靠在墙上的这一个动作已经用尽了力气,必须极力掩饰才能不在容辞面前露出狼狈的一面。

    “让我来告诉你……”

    容辞忍不住侧着耳朵仔细听。

    “他那个怪物根本不该出生……若是没有怀上他,孝成皇后就算发现妹妹和丈夫偷情,看在她肚子里的谢怀麒份上,说不定也会咽下这口气,可是他早不来晚不来,偏等到那个最尴尬的时间来,直接让他的父母决裂,这样一个孩子……哈哈,活该!他有眼无珠!活该如此!!”

    容辞不知不觉中屏住了呼吸,脚下经不住往后推了一步,后背却撞上了一个人坚实温热的胸膛,她惊了一下,转头看过去。

    谢怀章站在容辞身后,眉眼低沉,眼睑垂下遮住了眼中所有的神光,让人无法窥知他内心的半分想法。

    “陛下……”

    谢怀章没说什么也没有发怒,只是握着容辞的手,拉着她径直出了这让人憋闷的一方空间。

    “谁、是谁?”身后郭氏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谢怀章,是不是你?你怎么敢这么对我!”

    不同于一开始为了引诱容辞的故作疯狂,她察觉到谢怀章的存在时才是真的激动了起来:“你还不如杀了我!我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女,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容辞被拉着出去,听到郭氏的声音渐渐模糊:“殿下!你杀了我!杀了我吧……表哥……”

    她忍不住想要停下脚步,但是谢怀章却无动于衷,像是没听到一般没有半分停顿,容辞被拉着也只能朝前走。

    谢怀章看不出是什么心情,直到了紫宸殿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容辞偷看了他好几眼都没有得到回应,最后实在忍不住了,试探性的扯了扯他的袖子:“陛下……”

    她本以为皇帝不会搭理自己的,谁知道他被这么一扯就停了下来,深不见底的墨眸带着淡淡的目光投注在容辞身上。

    容辞被看到有些忐忑,捏了捏手指才道:“您生气了?”

    谢怀章不动声色:“朕为何要生气?”

    容辞眨了眨眼,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谢怀章看了她好半天,这才沉声道:“明知道是有人故意引你去见她,为何不及时停下?”

    容辞愣住了——他竟是为这个不悦么?在被表妹和发妻用恶毒的词句骂了个狗血淋头之后,他首先想到的是担心自己吗?

    容辞觉得又感动又愧疚,拉着他袖子袖子的手不自觉的捏紧了:“我、是我太莽撞了……您别生气了。”

    谢怀章摇了摇头,带着她并肩坐在罗汉床上:“我没有生气,只是现在宫里还不干净……也是我大意了,怪不得你。”

    他心里盘算着清理宫廷的事拖不得了,不然现在在他眼皮子底下都敢截下容辞,未免也太大胆了。

    他看容辞还是一副忐忑愧疚的样子,便有意岔开话题:“前几日的及笄礼顺利么?”

    容辞乖乖答道:“很顺利,只是去的人太多了,其实我都不认识,但人家好想都跟我很熟似的。”

    她之前以为自己的生辰也就是和母亲妹妹一起吃个寿面庆祝一下就是了,谁知道圣旨一下,靖远伯府门庭若市,自己的生日比之前大姐姐在家的时候还要盛大,让人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容辞其实还有些迷茫——这就是要做皇后了么?可是她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女孩儿,什么也不懂,只是喜欢上一个人而已,怎么就……

    谢怀章淡淡一笑:“不过是平常事罢了,颜颜……”

    见容辞的神情有了停顿,谢怀章便道:“我是听你母亲这样叫你,怎么每次我叫的时候你都不自在呢?不喜欢?”

    “喜欢的。”容辞道:“只是除了我娘之外,只有我爹会这样叫我,想起他便有许多感慨罢了。”

    谢怀章心里咯噔一声,他比容辞要大上十来岁,这时听到她把自己和父亲联系在一起,不由得格外在意,也再不肯用那个能让她联想到长辈的称呼了,便道:“‘阿颜’好不好?”

    容辞有一瞬间的恍惚,像是有什么声音在耳边一晃而过,她只听到只字片语,不由得喃喃道:”哥……哥哥?”

    谢怀章嘴角向上弯了弯:“好孩子……你就这么叫吧。”

    容辞这才回过神来,刚要解释,就被谢怀章在额头上轻吻了一下:“这样好不好?”

    谢怀章常去见她,两人这段时间其实已经亲近了不少,但是这样直接的身体接触还是不多,容辞一边有些不好意思,一边又贪恋这样的亲呢,她情窦初开就跟眼前的人在一起,还没来的及经历别的,因此在这上面远比别人坦率,此时便礼尚往来,也对着天子的脸颊亲了一下,点头道:“好。”

    谢怀章禁不住点了点她的鼻子:“你的生辰贺礼可看得上眼,还有什么想要的么?”

    容辞笑的眼睛弯弯:“没什么……”说着眼珠微微颤了一下,抬头直视他的眼睛:“我要……抱一抱可以吗?”

    谢怀章被这样的撒娇弄的毫无办法,伸手将她搂在怀里,容辞闭上眼睛,靠在他胸前。

    过了好久,谢怀章轻声道:“阿颜,你之前说过,就算没有孩子也无妨的事是作数的吗?”

    容辞张开眼:“我又不喜欢小孩子,他们闹的很,一陪着孩子玩我就吵得脑仁疼,你陪着我,我不要小孩子。”

    她自己还是个孩子呢,谢怀章明知容辞这时候的想法以后肯定会变,却依旧什么也没说。

    又过了半晌,他带着容辞来到桌案前:“你瞧瞧这几个日子喜欢哪个?”

    容辞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到底有些不好意思,闭着眼睛胡乱指了一个:“这个好了。”

    耳边一声轻笑:“原来阿颜和我一样等不得……”

    容辞睁开眼,见到自己的手指正正好只在了距离现在最近的一天。

    六月十六日。

快看文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恐怖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读书不觉已春深,一寸光阴一寸金。专心读书,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暮春时节,一寸光阴就像一寸黄金珍贵。
快看文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