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我成了皇上的必修课[古穿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成了皇上的必修课[古穿今]: 别来无恙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gzsxjyy120.com快看文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我成了皇上的必修课[古穿今]》    第十六章

    秋风吹过,一男一女,相对无言,被风卷起的衣角纠缠在一起。

    这种场面就很有点回家的诱惑的意思。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锋觉得自从娘娘说完那句话之后,整个女生宿舍楼下都安静了。

    他瞄了一眼皇上的表情。

    只一眼,李锋就被吓得收回了视线。

    皇上耳朵有点红。

    “回”伏城难得的磕巴了一下,“回我家?”

    苏姜已经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如果是以前的皇上,她这么说当然没问题,但是现在皇上没有过去的记忆。站在现在的立场上,她说要和皇上回家,皇上肯定觉得她想耍流氓。

    再看看皇上微怔的表情,苏姜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不是,”她飞快改口,“我想回老家,咱俩是老乡,有空一起回家。”

    “”

    “苏苏。”

    没等伏城想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多了个老乡,旁边走过来一个男人,站到了苏姜身边。

    “怎么这么晚还在楼下?”男人谁也没看,眼里只有苏姜,“不是说以后都要早睡早起?”

    楼下空气更安静了一点。

    这气氛很奇怪,苏姜莫名就觉得心虚,虽然她什么也没干。

    男人好像对这种气氛一无所觉,他笑了一下,语气亲昵,“快点回去睡觉,我看着你上去。”

    这话说的很巧妙,不过两句话,让所有人都觉得他和苏姜很亲密,亲密到不同于一般的男女关系。

    李锋头皮开始发麻,他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唯一的感受就是窒息。

    郑文也来了,现代真的被他们穿成筛子了。

    李锋看着伏城的表情淡下去,连耳朵都不红了。

    伏城气势本来就凌厉,现在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一时间竟没人敢说话。

    又一阵秋风刮过,刮得李锋打了个哆嗦,或许是今晚夜风刺骨,不仅能吹红皇上的耳朵,一会还能吹绿皇上的头发。

    “郑文,”安藤站出来,走到郑文和苏姜中间,他压低声音,“你放肆。”

    郑文表情变了一瞬,他努力让自己忽视一旁的伏城,却控制不住自己微微发颤的声音,“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说完,他抬脚就要绕开安藤。

    伏城伸出手,摘掉落在苏姜箭头的一片黄叶,黄叶在他指尖转了一圈,又被他握在掌心。

    “走吧,”伏城没有理会他们几人之间的机锋,他看向苏姜,“回家。”

    坐在伏城家沙发上,苏姜不明白事情进展的怎么会怎么快。

    刚刚伏城要带她回家,她反应过来之后竟然有点生气。

    现在在伏城的认知里,她不是他的妻子,更不是什么皇后,只是一个认识时间不长的奇奇怪怪的女生。

    但是这个女生说要去他家,他竟然!同意了!

    太不矜持了。

    苏姜越想越气,脑内剧场开始疯狂发散。

    他们成婚时间短,后宫只有她一个人,那要是时间长点呢?是不是只要有女人主动,伏城就会把他们纳进后宫。

    还有那个郑婉,他家递了折子,虽然正式的旨意还没下,但是已经有传闻说郑氏女要入宫为妃。

    这种传闻哪来的,肯定是伏城透露了点什么。

    男人,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骗局。

    苏姜锤了沙发一拳。

    “怎么了?”伏城从卧室里换了衣服出来,正好看见这一幕。

    苏姜上相打量他一眼,他这个习惯还是没变,只要外出再回来,一定会换身衣服。

    或许是苏姜脸色不对,伏城想了下,走到另一张沙发上坐下。

    “你还好吗?”

    其实伏城更想问她,你还想走吗?

    “不太好。”苏姜就打算直说了,“你为什么要随便带女生回家。”

    “”

    伏城人生中几乎从来没被人用这样的语气质问过,这种语气他或许很陌生,但是现场但凡有一个已婚男士,就能告诉他,这就是老婆捉奸转用语气。

    “我,只带你回家了。”

    “所以你为什么带我回家?”

    苏姜越想越气,万万没想到,伏城是这种人。

    当初新婚的时候,她为了表示贤良大度,主动提出要采秀女入宫,充盈后宫。伏城当时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只说没看出来皇后如此大度,可这大度用错了地方。

    现在呢。

    苏姜瞪了伏城一眼。

    她脸颊上晕着红,一双眸子像沁了水。明明是有点生气的样子,瞪过来的一眼却毫无力度。

    昏黄灯光下,她的影子被打在墙上,和他的重叠在一起。

    伏城恍惚,这场景越发的熟悉。

    “皇上,”苏姜一生气,就带出了旧日的称呼,“你知道男德吗?”

    伏城没有古代的记忆之后,最大的受益人就是苏姜。

    不然她十个头都不够砍的。

    如果说现代有什么观点是苏姜最推崇的,那就是男德。

    凭什么只有女德,男女都是人,要学一起学。

    首当其冲就应该让皇上来学一学。

    可能是参观完自己陵园之后膨胀了,也可能是被自己历史上的英勇事迹洗脑了。

    苏姜恶向胆边生。

    “这样随随便便就带女生回家,是不是太随便了。”

    “随便?”伏城重复了一遍这个词,他向后靠在沙发背上,胳膊随意搭着,看起来闲散放松,一双眼睛却紧紧盯着苏姜。

    “那你随随便便就要自杀,是不是太不负责了。”

    “”

    空气里突然弥漫上尴尬的气氛。

    苏姜指了指自己,“我,自杀?”

    “不是,”她反应过来,“我有病啊我要自杀?”

    “嗯,”伏城点点头,“我知道你精神不太好。”

    鸡同鸭讲就是这样了。

    苏姜气笑了,她猛地站起身,动作大到带翻了桌上的水杯,她凑近伏城,“我知道说了夫君也不会信,但是我没病,病的是你,你把我忘了!”

    热水撒到身上,一点黏腻的热意弥散开,衣料凉凉的贴在身上。

    伏城头又开始疼,这一切熟悉到荒诞,像是站在现实和梦境的交界点。

    壁灯闪了闪,仿佛烛火跳动,明暗交替之间,他似乎听见有丝竹声在耳边回荡。

    郑文在楼下站了很久。

    他看着大楼的灯火明灭,看着晚归的住户回家,但是始终也没有看见苏姜出来。

    吐出最后一口烟雾,他低头把烟掐灭。

    “你今天差点坏了我们的大事。”

    一道冷冰冰的女生从他身后响起。

    郑文垂着头,就像没听见一样,转身打开车门准备上车。

    “郑文!”一只手拦住了他,手正好卡在车门缝隙间。

    郑文顿了顿,“你们的事,与我无关。”

    “什么叫与你无关!”郑婉简直要被他气死,“现在所有人都绑在一条船上,你也休想独善其身。”

    似乎是被独善其身这句话刺激到了,郑文手下用力,车门猛地打开,下一秒就要夹住郑婉的手。

    “你疯了!”郑婉不得不向后退开。

    “我说过了,我只要她,别的我不参与。”

    “你别自欺欺人了,”郑婉就看不上他这幅矫情样子,“已经做到这步了,你说你只要她?只要她你当初怎么不在苏家落败的时候求娶?非要等她入了宫才后悔?”

    “那都是你们。”郑文眼皮抖了抖,“是你们骗我,你们说可以”

    郑婉直接打断他,语气不屑,“是啊,我们骗你,你骗自己。如果你当时没犹豫,苏姜根本不会入宫,我也不会陷入现在这样的境地。”

    当初郑文想娶苏姜,碍于两家政见不同,父母一直让他灭了这没用的心思。

    后来苏家败落,郑文蠢蠢欲动的心思又燃了起来,郑家却嫌苏姜不能带给郑文任何助力。

    只是这次郑文闹得厉害,再加上宫里隐隐有风声传来说皇上要选妃。

    苏家顶梁柱虽然死了,实权不再,但是苏家的地位还是有的,苏姜一定会在备选名单里。

    从小到大,只要有苏姜在,人们的视线就不会落在别人身上。

    郑婉这次真的怕了,她让郑文去求娶苏姜,只要苏姜被定下来,就再也不可能进宫了。

    偏偏这个时候郑文犹豫了,他不知道受了谁的蛊惑,只说要再等两天再上门求娶。

    这一等,就等来了苏姜的封后诏书。

    “你就是个懦夫。”回忆起往事,郑婉恨得发狂,只差这么一下,她就与后位无缘,永远屈居人下。

    “懦夫。”郑文垂眸,他永远无法忘记那天,那个太监对他说的话。

    他是懦夫,这一辈子就懦弱过这么一次,却让他痛悔不止。

    万幸上天垂帘,他竟然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

    这一次,他再也不会犹豫。

    郑文和郑婉坐上车一起走了。

    李锋从暗处走出来。

    他一直守在这里,不敢离太近怕被两人发现,但是他依稀能听见一点他们的谈话内容。

    他心里涌起惊涛骇浪,脚下步伐更急了。

    站在伏城家门口,敲门声都比平时大。

    “皇上,”门一开,李锋立刻挤进去,“皇上一定要小心”

    心心心心

    李锋嘴慢慢张大,看着衣服下摆微湿的皇上,再看看手里拿着毛巾的皇后。

    “新婚快乐?”

    不过一会功夫,皇上和皇后已经进展到需要洗澡的地步了吗。

    “什么事?”伏城接过苏姜手里的毛巾,随手放在一边。

    李锋一瞬间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被伏城看了两眼,他终于反应过来,回想起刚刚郑文话里的意思,他视线不自觉地就往苏姜那边跑。

    一股熟悉的压迫感突然涌上来,李锋低下头,心口一紧。

    他收回视线,定了定心,“臣有事禀报。”

    他用回了古代的称呼,在现代气氛浓重的房子里,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可是却没有人觉得不对。

    夜色浓黑,白日里低沉的气压裹着狂风而来,携着漫天的水汽,打在玻璃窗上。

    伏城的眉眼笼在一片阴影里,他眉目俊秀冷冽,静静站在那里,背后就是无边黑夜。

    风声逐渐大了,苏姜手指动了动,总感觉伏城似乎变了。

    “夫君,”她小声叫他,声音几乎被外面呼啸的风声盖住。

    “我去洗个手。”

    李锋明显是有事要和伏城说,她找借口想避开。

    “嗯。”伏城似乎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苏姜莫名的紧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光线的原因,她总觉得今晚伏城身上的气势格外迫人,她舔了舔唇,努力放轻脚步从他身边走过。

    直到进了卫生间,隔绝了那道如有实质的目光,苏姜才松了口气。

    她不知道李锋要和伏城说什么,心里那点不安却越来越大。

    她拧开水龙头,洗了把脸。

    风声越来越大,她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只能坐在马桶上发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腿都有点麻了。

    终于听见外面传来了一点细微的动静。

    苏姜趴在门上听了听。

    似乎是门开关的声音。

    她犹豫了一下,轻轻压下门把手。

    客厅灯几乎全关了,只留了一盏昏黄壁灯。

    苏姜借着这点微弱的光线,慢慢走过去,“夫君?”

    男人背对她站着,面前就是扑天盖地能席卷一切的狂风,玻璃甚至都在隐隐发出震颤,无数落叶在风中嘶吼哀嚎,拼了命的想要挣脱束缚。

    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到了几乎无法控制的地步。

    苏姜喉头哽了一下,站在几步之外,再也迈不开步子了。

    像是终于发现她过来了,伏城慢慢转过身。

    他视线直直落在苏姜身上。

    一点一点,一寸一寸地打量着她,像是要穿透皮肉,看进她的心里。

    有什么东西即将不受控制。

    “轰隆——”一声响彻天地的雷鸣。

    苏姜抖了一下,嘴唇没了血色。

    “皇后,”伏城向前一步,一道闪电撕破长空,照亮了整间屋子。

    漫天雷雨声里,苏姜听见伏城对她说,“别来无恙。”

快看文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恐怖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读书不觉已春深,一寸光阴一寸金。专心读书,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暮春时节,一寸光阴就像一寸黄金珍贵。
快看文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