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我是人间土地神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是人间土地神: 第76章:蹊跷【万更求推荐】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gzsxjyy120.com快看文学网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我是人间土地神》    任能穿着崭新的褐色短袖,t恤,黑蓝色长裤,黑色锃亮的皮鞋。

    唔,不得不多几句话描述下这位很有农村老一辈特色的形象,刚剃了的头短短的,胡子也专的干干净净,

    只是满脸的皱纹和略有些尴尬和不自在的眼神,让他看起来依旧透着土气;

    最凸出的应该是他穿裤子的形象,农村俗语说叫里插把,

    就是说,恤扎在裤子里的意思,

    嗯,崭新的黑色腰带束在将裤子提起了老高,大概就在小腹的上方的地方了。

    袁素琴今天可是刻意的打扮了一番,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都戴了个齐全,不太长的头扎起了短辫。

    显得很精神。

    另外还穿着女儿任柔月给挑选买回来的短袖衫,黑色打底,

    上面印着蓝白红三种色彩的大花,还绣着金边,在阳光下闪闪亮;

    下身穿着宽松的黑色七分裤,黑色半高跟单鞋。

    和丈夫表情不同的是,她没有一丝不自在的样子,反而有些沾沾自喜和骄傲的感觉。

    几个街坊端着饭碗从各自家里走出来,准备聚到一起吃着饭唠瞌。

    看到任能两口子这身打扮,便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纷纷笑着打招呼:

    “哟,素琴嫂,今儿这是去串亲戚啊?”

    “啧啧,任能大兄弟今儿穿得洋气,年轻了十好几岁。”

    任能有些扭捏,不好意思的嘿嘿憨笑。

    袁素琴则不同,仰着脸满是得意的笑着应话:

    “串啥亲戚啊,这不,今儿要去市里转转,俺家任间在市里开了家古玩店,

    这都快三个月了,还没去过呢,今天过去看看。”

    “是吗?任间这孩子就是有出息,你们两口子有福哦!”

    “是啊是啊,我早就说过,人家任间那孩子有头脑,又能干,这不,都去市里开店啦!”

    “古玩集是干啥的?”

    任能憨笑着摆手说道:“这娃瞎胡闹,没啥,没啥。”

    “唔,古玩店你们都不知道啊?就是收古董卖古董的,古董听说过不?老值钱了。”

    袁素琴可没丈夹那么低调和憨实,走过去和几个街坊闲唠着顺便显摆显摆,

    “本来我们两口子的意思,这步行到大路边儿能有多远呀?

    几分钟的功夫,就当是遛弯,走到路边坐公交车去就行了,

    可任间那个死孩子说怕我累着,非得打个电话叫出租车来接,你们说说,这不是糟践钱…”

    于是街坊们纷纷露出羡慕和嫉妒的眼神,连连夸袁素琴有福气,儿子有出息。

    接着这个问衣服多少钱买的,哪儿买的?

    那个问这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都是你儿子买的吗?花了多少钱?

    袁素琴越发的得意,兴高采烈却又低调着故作不好意思的介绍着炫耀着。

    任能强笑着站在不远处看着老婆跟邻居们唠瞌,越的觉得不好意思。

    就算是平时串亲戚,他都没穿成过这样。

    嗯大半辈子了,哪儿穿过三百多块钱一双的皮鞋、二百多块钱一条的裤子、六百多块钱一件的汗衫、一百多块钱的腰带。

    自打买回来就没舍得穿过。

    这咋穿在身上要多别扭有多别扭啊?

    坐不是站不是的。

    一辆黑色的普桑轿车从南驶来,到这边儿巷子口后停下,任间从车上下来,司机则开着车到前面掉头转弯。

    街坊们就都笑着和任间打招呼夸赞着,顺便询问着在泽河市开店能挣多少钱啊?

    咋平日里也不怎么见你去店里看看?

    任间憨笑着回答说没啥,挣不了几个钱,店里有人看着。

    袁素琴说:“唉,我也说他好几次了,咱自己家的店好好看着呗,

    干嘛非得花钱雇人看店,这孩子非说要雇人,你们说,这不是浪费钱。”

    街坊们就都笑着说现如今就这样,当老板的哪有自己干活儿的?

    都是雇人,老板就是闲着管人收钱就行啦,你们见过韩大山在他那水泥制品厂里挥锹干活吗?

    任间憨笑着也不解释什么,他知道母亲就这性子,只要她高兴,愿意就显摆吧。

    反正也不是在吹牛,家里实打实的有钱了啊,而且落河市的店铺也确实开着了。

    虽然,母亲这样委实有些暴户的样子,会让这些街坊们心里不舒坦。

    那又如何?

    爱谁谁吧,这种事你们谁羡慕也羡慕不来。

    又闲说了几句客套话,任间便催促着父母上车。

    一家三口上了车,袁素琴还不忘隔着车窗和街坊邻居们挥手再见。

    桑塔纳一溜烟的向村外驶去。

    车上,任能说:“你着你,臭显摆啥?让人笑话。”

    “笑话?笑话啥?”袁素琴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

    “以前他们笑话咱,可现在你看看他们一个个那巴结的模样,

    我就是故意气他们的,你忘了以前他们整天话里话外挤兑咱们家了?”

    “唉,你竟乱想,没人挤兑咱。”任能叹口气,其实心里明白老婆说的都是事实。

    袁素琴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笑了笑,便和前面坐着的儿子唠起了有关澄河市店铺里的事:

    “要不要娘过去帮你看着店啊?咱家总得有个人在那儿才能放心不是?

    好歹娘不会别的,给你天天打扫店铺总行吧。”

    任间哭笑不得的和母亲唠着闲话。

    今天带父母去泽河市的店铺,也实在是无奈之举。

    母亲这两天每天都会把他从家里赶出去,要他去店里看着,昨天晚上更是说明天我和你爹也去看看。

    再怎么说儿子开了店,虽然是和别人合伙开的,可好歹那也是半个老板,

    这当爹娘的都没去过,以后跟邻居们说起来不让人笑话啊?

    无奈的任间只好答应下来,也是,自己的店铺爹娘去看看也是理所应当嘛。

    开张这么久了,爹娘都没去过,还真有点说不过去。

    所以一大早他就给泽头镇经常在成峰路口趴活的一个出租车司机打了电话,让他过来接人去趟泽河市。

    毕竟他在泽头镇派出所挂着个联防队员的招子,所以当地跑出租车的司机都递过名片。

    其实任间虽然是“古香轩”的半个老板,可他还真没怎么去过店铺,

    自从古玩店开张以后,他就没什么时间去在意,先是去京城送妹妹,回来就又忙活郝鹏贩毒团伙的案子,

    这几天又天天看书自己瞎琢磨着神力的应用以及神的各项职责义务等等,目的自然是程金昌和崔瑶两口子的事。

    倒不是他笨的琢磨了这么久的事儿都没琢磨清楚,也不说先去试试。

    而是田青邪玉芬两口子现在还在看守所关着呢。

    案件未调查清楚,没结案之前,他们这种犯罪嫌疑人,是绝对不会放出来的。

    不过眼看着程金昌和崔瑶在世的日子已经不多,任间心里也有些焦急,

    可他又不好直接去找钟山说别调查田青和邪玉芬了,放了他们吧。

    一来是这种话无法说出口,二来谁知道自己能不能真的做到夺舍还魂?

    所以他正在考虑是不是想想别的人选或者畜选。

    一路闲聊着,很快便到了泽河市复兴区复兴大街北的古玩市场。

    下车后,任间领着父母往“古香轩”走去。

    时间还不到九点,太阳已经升起了老高。

    古玩市场上来来往往的人不太多,一些店铺里的伙计们站在门口和同行们闲唠着啧,零零散散的有那么几辆轿车停在几家店铺的门口。

    市场中间还有三行一字摆开的地摊,摆摊着多是卖一些工艺品和民俗旧货。

    只有市场三面的正敌店铺中,才是实打实古玩的所在。

    任间一边走着,一边向父母简单介绍着这个市场内各家店铺主要经营些什么,古玩分哪些等等。

    算是现学现卖吧,他知道这些浅显的东西,也不过是从姚出顺那里得来点经而已。

    “咦,看那家店铺多好!属那家最大最气派了!”袁素琴指着最南边的天宝斋说道。

    “嗯,咱们泽河市最大的古玩店,在全省也是有名的。”任间点头说道。

    “是吗?哪家是你的店啊?啥时候你也能开这么大的店就好了。”袁素琴一边问着一边感慨。

    任间指了指不远处就要到了的古香轩,说道:“那,就那家,古香轩就是。”

    任能和袁素琴顺着任间的手指看去。

    古香轩的店铺规模不算尤其是在那排店铺间,尤为显得凸出,

    尤其是那古色古香的外部装饰,更是显得与众不同。

    “不赖不赖,我看比那家店也差不到哪儿去。”袁素琴满意的点着头,脚步也不由得加快。

    “这么大店再,得花多少钱?”任能有些愁的问道。

    “租的房子。”任间笑道。

    “哦,租金很贵吧?”

    “不贵,一年八万多,”

    “啥?”任能大吃一惊,继而低下头来皱着眉头,

    也不好再问什么,心里却实在不是个滋味,心疼的不行。

    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古香轩的门前,任间上前推开门,然后侧身让父母先往里走。

    袁素琴乐呵呵的走了进去,任能则是四下里打量着,心想这店铺好在哪了?

    咋就这么贵啊?一年八万多的租金,盖起这么大的两层楼都够了。

    “哎大叔阿姨,是想要买些什么?还是有宝贝想卖呢?”

    店内的伙计金启明见有人进来,急忙站起身笑着招呼,随即便看到了任间,急忙说道:

    “间哥,你来啦。”

    “哎哎。”任间点着头介绍道:“这是我父母,来店里看看。”

    “呀,伯伯,伯母,你们好。”金启明面露惊讶和喜色,

    匆匆从柜台后走集来,招呼着袁素琴两口子坐到那张玻璃圆几旁,然后沏茶倒水,

    “伯伯,伯母,我这还一直寻思着开店都这么久了,

    也没见您二老来过,刚才还琢磨呢,没曾想您二老就来了。”

    任间在旁边笑道:“爹,娘,这是店里的伙计小金。”

    “这娃嘴真甜,能说会道的,是个好伙计,不赖不赖,多大啦?”

    袁素琴明显对金启明刚才说的话很受用,笑眯眯的问道。

    “十九了。”金启明很会察言观色,立刻露出一副略显稚嫩的表情。

    “哟,这么年轻啊。”袁素琴乐呵呵的说道:

    “好好干,过完年二十了,大娘给你说个媳妇。”

    任能和任间对视一眼,均苦笑不已。

    金启明却很乖巧的点头感激,一边说道:“我上楼去叫姚伯伯。”

    任间笑着点头,然后也坐下,轻表细语的给父母介绍着店内的各种古玩玉石。

    “哎呀哎呀,这这,兄弟和弟妹来了,任间你也是的,提前打个电话啊!”姚出顺急急忙忙的从楼上下来,

    双手老远就伸出来,走到任能跟前,双手主动将还尴尬的犹豫着没抬起手的任能抓住握手,

    “我这还一直埋怨任间不带你们过来呢,今儿来了正好,中午的时候咱们云莱酒店包一桌。”

    几个人客套寒暄了几句之后,任间见姚出顺给自己使了使眼色,

    便招呼金启明来给父母介绍介绍各种古玩之类的东西,而他则和姚出顺上了楼。

    任能和袁素琴对此没有任何不满,在他们看来,这开店做生意,两个老板要说的事自然不便让他们知道太多,

    再说了,就算是当着他们的面前他们也不懂。

    所以两口子乐呵呵的在店铺内各个柜台前浏览着,听着金启明热情详细的介绍各种古玩的来历、价值、好处等等。

    二楼是分割成三小间的格局,一间小卧室,一间是摆放价格比较昂贵的古玩用,还有一间是小客厅。

    坐在藤椅上,任间点了颗烟抽着,微笑道:“古爷,怎么了又?”

    “这几天有些古怪啊!”姚出顺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怎么?部明远又使来捣乱了?”任间问道。

    “那倒没有。”姚出顺笑着摇了摇头。

    前些日子郜明远使人天天来捣乱,本想着让古香轩的生意做不下去,

    没曾想却被姚出顺将计就计,站在门口和那些来捣乱的人大侃特侃,

    竟说些行内的话,而且还七分真三分假的吹嘘,

    凭着他对古玩的熟知度以及在这一行的名气,竟然把那些捣乱的给绕进了话里,

    不由得跟着他的思路说话,反倒显得古香轩店铺红火热闹,有点门庭若市的样子了。

    “这几天店里的古玩卖的非常好,你猜怎么着?

    你那十几件古玩全都卖了,还有金二店里原先留着的几块上好的古玉也都卖出去了。”

    “这是好事啊!”任间诧异道。

    姚出顺说道:“要说起来生意好也确实是件好事,几天卖了近二百万!

    天宝斋也没这么好的生意,但是只出不进的话,可不好。”

快看文学网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恐怖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读书不觉已春深,一寸光阴一寸金。专心读书,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暮春时节,一寸光阴就像一寸黄金珍贵。
快看文学网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